第156章 鸟尽弓藏(1 / 2)

第二天一早,当阳光轻轻落在若拙的眼睑上时,她不舒服地皱了下眉。精致的五官在朝阳的描画下更显得明艳动人,仿佛都能看清空气里跳跃的颗粒,在她秀挺的鼻梁上游弋,漂浮,最终于角落的阴影里,尘埃落定。

静谧安详的画面突然被打破,若拙猛地从床上翻身坐起。

她怔怔地望着二楼起居室里那扇弧形的窗,伸出五指,在空气里捞了一把。

阳光?

是的,阳光。

她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明明光着脚下地去拉上了窗帘,到现在还能记得脚心踩在地板上那冰凉的触感。

可是眼前的阳光是怎么闯进来的?换言之,窗帘,是谁拉开的?

若拙侧过脸,身边的床铺有些轻微的凌乱,似乎是被人躺过、又草草整理过的痕迹。

鼻翼动了动,嗅到了空气中那似有似无的、沾染着檀木气息的冷香,她的心跳忽然像撞上了什么障碍物,“砰”地停了半拍。

顾钦辞昨天回来过?

这个猜测让她心里滋生了一丝喜悦,转眼却又被满心的苦涩冲淡了。

他不愧是个行动派,来无影去无踪。而她也是第一次发现,当顾二爷不想给她靠近的机会时,她的手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以前怎么会觉得他好算计呢?那是因为他给了她足够多的宠让和纵容。这些爱就像是温水煮青蛙般,让若拙在潜移默化中慢慢失去了所有的危机意识,偶尔变得蛮横无礼,偶尔变得脆弱敏感。

她叹了口气,起身去浴室冲了个澡,换好衣服下楼吃饭。

若拙想,她永远都会记得这一天。

高速路上和平时一样,堵得水泄不通;河边公园那些起早锻炼的老人们一如往常打着太极;进了公司大厦里就闻到了早餐包和咖啡混合的麦香味道。行人神色匆匆,D市仍旧笼罩在灰蒙蒙的天幕之下,有阳光也于事无补。

所有景象都与往常别无二致,唯独她进了公司之后,大家看她的眼光变的复杂了很多。他们那种欲言又止,欲语还休的劲头,让若拙心里好像吃了个苍蝇似的难受。

很快的,她就明白这是为什么了。

因为回到办公室里,她一眼就看到自己收拾得整洁的办公桌上,有一封信郑重其事地摆在那里。雪白的信封,雪白的信纸,白纸上黑字清晰分明,每一笔每一划都仿佛是尖利的刀刃刺进她的心扉。

辞退信。

若拙的手指猛地攥紧,平整的信封边缘顿时被她捏出了褶皱。

屋外的集体办公区里都能感受到这股莫名的低气压,月月抱着一摞文件,很担心地盯着磨砂玻璃里面那道纤细而修长的身影,透过玻璃,能看到一团模糊的卡其色,是若拙风衣的颜色。她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长达半个多小时。

最后赵静推了月月一下,朝屋里扬了扬下颚。

月月苦着脸,转眼就被赵静夺走了手里的文件,毫不留情地扔了进去。

看得出来,大家都很关心纪总监的情况,但是谁都不想在这时候进去揭她的伤疤。

毕竟若拙是整个公司最受欢迎的领导,每天穿着举止都是得体大方的,无论对谁都是微笑着的,就连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她都没有放弃过大家,而是身先士卒地踩着一双将近十厘米的高跟鞋,一家一家的拉客户,揽生意。

如今倒也真应了那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纪总监……”月月的声音在一片静谧的办公室里响起,打断了钟表分秒的滴答声,“你还好吗?”

若拙的眸光微微拉暗了一些,抬头时脸上破天荒的没有笑容。

她的表情无疑吓了月月一跳,这时候月月连自己该说什么都忘了,脑子里空白一片,只记得嘴唇张张合合,半天才组织好一句话:“您再找董事长求求情吧,事情不一定就没有转圜的余地。再说当初这案子是交给副总监的……”

若拙心里拧得越来越厉害,可是脸上依然平静得很,“是董事长亲自裁决的?”

那是不是证明,这一切和陆景尧没有关系?

若拙实在不想说服自己相信这些都是陆景尧一手造成的结果,不,他一定不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