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白头到老(大结局)(1 / 2)

当姜云之回到病房时,整个人都沧桑了很多,给人一种无奈的感觉。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事实的真相会是这样,脑海里不断的重现着他们在别墅里那段温馨短暂的时光,后悔的也席卷了整个世界。

原来在他所不知道的时候她受了那么多苦,就连她最后面临那样无助的地步,他都没有察觉到,反而一直沉醉在自己的计策谋划里。

是的,罗策的手段他早就知道了,一直就是在计划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罗氏虽然底子丰厚,但是里面的核心人员早就变成了他的人,而且加上了罗又允的临时倒戈,他更是信心膨胀,想要一举两得,既拿下了南市,又收拾了罗策。

可是唯一让他没有想到的就是,在这段时间里,他完全忽视了他的妻子,从而出了现在根本就无法挽回的事情。

若可以,他宁愿不要姜氏,不要罗氏,也不愿意让她遭受这么多的苦难,只要想到她一个人整日在森冷的大房子度日如年,他的心都狠狠地揪在了一起。

伸手推开了病房的门,习惯性的往床边走去,可是此时,病床上却是空空如也。

下一瞬间,他慌了神。

满世界的寻找着何时艾的人影,当查出是罗又允带走了人时,姜云之整张脸阴沉的可怕。

至于此时的罗又允,正躺在一座私人医院的手术室里,而他的身边,也同样躺着一个人,此人正是姜云之翻山倒海要找的人,何时艾。

手术室里冷飕飕的,里面一共有两名做手术的医师,至于助手都有四五个,满屋子的仪器散发着冰凉的气息,让人莫名的胆寒起来。

正对着脸上巨大的白色灯光,照的他眼睛都有些刺痛。

医生正在弄着麻醉剂,在那针孔要注射下来时,罗又允忽然偏过了头,看着那一直都在沉睡中的女子,忽然咧开嘴笑了。

他这一刻的笑容,不似以前那般的桀骜,也不似那么张狂,他的笑容里掺杂了太多的情绪,有不舍,有放心,更多的还是松了口气和释怀。

纯净的笑容伴随着麻醉剂的摄入,渐渐的消失在冷冷的手术室中。

虽然困得不行,思绪也渐渐变得模糊,但是意识却还是有的,他能感觉到医生在他胸口处划开了一道口子,但是却感觉不到一点痛。

只要想到他会以另一种方式活在她的心里,罗又允心里就已经满足了。

忽然想起父亲被抓前说的话:又允,你若是真的爱了,就给她换个心脏吧。

这是父亲的原话,他的意思是,他后悔了,后悔阻拦他们相爱了,而这话,无非就是提醒他怎么化解了何时艾病症的唯一办法。

其实早在一个月前的那一天,从在医院里看见何时艾的那一瞬间,罗又允就已经知道,他给她服的那个药物的药效是彻底爆发出来了,可是他迟迟没有行动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姜云之看的太紧,还有个原因是,他的母亲。

父亲生前的仇恨,全都是因为他的母亲。

他后来找到了她,她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瘦小,佝偻着身子,静静的躺在床上,像个迟暮的老人。

她身上早就没有什么生机了,这么多年来,都是在依靠昂贵的国外各种禁药活着,可现在,身体各种器官已经完全坏死了。

没多久,她去了。

而何时艾的情况也是越来越不好,最后,在计划了一个多星期后,他终于找到了机会把她带了出来。

既然她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因为他,那么,就由他还她一个健康的身体吧。

当意识逐渐混沌,整个人都像是要被抽空了时,他忽然疯狂的想念她,想要抱抱她,想要吻吻她,可最后,他却是什么动作都没有……

何时艾醒来时,周遭一片白,浑身都像是被撕裂开了一般,痛苦不堪。

整个脑袋也是昏沉沉的,像是刚醒过来的宿醉后的人一样。

“小艾……”

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偏过头看去,只见一胡子茬啦的沧桑的男人正激动的看着她。

怔愣了两秒钟后,她顿时变得沉默了起来,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看见姜云之?怎么身上的痛感还是这么真实?

伸手抚摸上了肚子,可是心脏处却是疼痛难忍。

默默地咬着牙,重重的喘了两口气,她这是怎么了?好痛苦。

“小艾,对不起,我来迟了,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姜云之伸手轻轻揽住了她,身体都在颤抖着,他是真的害怕了。

在看见病房里空无一人时,他真的好害怕。

何时艾沉默着被她拉倒了怀里,小脸上仍是面无表情,只是额头上却是在往外冒着冷汗。

她在医院里住了下来,姜云之每天都陪着她,几乎是寸步不离,而期间,刘乐乐也会经常过来看她。

何时艾心里的疑惑也是越来越盛,她还记得在心无留恋时吃了安眠药,根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可是这一觉醒来,姜云之在身边了,刘乐乐也跟以前一样了,弄的她总觉得自己是死后到了天堂,可是心脏处的痛感却又是那么的清晰,像是在时时刻刻提醒她,这是现实,不是梦境。

“时艾,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些了?”

刘乐乐把提来的水果放在了桌子上后,关心的问道。

她点了点头,然后就是抿着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一直都没有想过会有一天她们还能像从前一样说着话。

“乐乐,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是一直不跟我联系的吗?怎么……”

她想说,现在是什么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