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1 / 2)

高云海打开手机,一眼就看到zero宣布退出乐坛的消息,然后又是铺天盖地的猜测。他淡淡地看了一会儿后就关掉手机。就在他准备要办公时,江天发来了见面的短信,他微微一愣。

高云海很不想看到江天,因为两个人见面不是吵架就是打架,但高云海想到乐池上一次与江天吵了很大的架,而现在乐池又不跟他商量宣布退出娱乐圈,他突然很同情江天,虽然那种同情还不如恨他的心情。

所以,最后在复杂的情绪的情况下,高云海还是赶去赴约。

“你来了。”江天站在天台,看着楼下的建筑而微笑地说道。

高云海一脸无语,看着江天的头发因为大风而吹乱,然后穿着松了领带而没有外套的西装衬衫,神色还有些颓废。江天回头对着高云海笑了笑,高云海则一脸沉默。

“我从来没有想过结果会是这样,我当初来到中国时,一直抱着会将乐池彻底带回美国的心里。”

“对不起,但我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女儿不理我,乐池也不想跟我在一起,所以我基本上也是跟你差不多的窘境。”

“但你比我好,我当初不珍惜,但后来没有任何可以恢复的机会,虽然我一直在寻找机会;而你现在还有机会,至少乐池还是对你有留恋,只要你能把握机会,还是可以争取到。”

“我跟你说实话吧,不是我没有争取机会,而是争取过了,然后乐池拒绝了。”

“那是你没有在恰当的时机跟乐池坦白,高云海,我已经决定要回美国了,所以,虽然我很不情愿,但还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照顾乐池。”

“江天,你……”高云海惊讶地说道。

“哈哈,”江天走到高云海面前,然后用拳头轻轻碰了碰高云海的胸口,“我现在以男人的认真跟你说话,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照顾乐池,不要再让她伤心了,她已经过了二十多年的不幸生活。”

“我明白了。”

高云海笑了笑,江天顿了顿,也跟着笑了起来。

李丽雪与黄小晶两个人很惊讶地看着高小雨身后的乐池,乐池却微笑地打开车门,于是高小雨在李丽雪与黄小晶惊讶地目光之下走进了车里,而轿车没多久就开走了。

“我早就应该怀疑zero就是乐池母亲,你想一想上一次zero突然出现在小雨的生日聚会,又跟小雨一起参加运动会,可恶,我早就应该猜到。”黄小晶一脸后悔地拍手说道。

李丽雪想了想,看着黄小晶激动的表情笑了起来,然后搂着黄小晶的肩膀说道:

“行了,不要这么激动,我请你吃雪糕。”

“真的?”

高小雨坐在公园的长椅子上吃着乐池为她买来的哈根达斯激动地说道。

乐池笑了笑,“嗯,以后我可能会失业陪着小雨了。”

“妈,怪不得这几天大家看我的目光都有些怪怪,原来是发生了这些事呀。”高小雨想起最近几天,高芸总是神神秘秘地带自己上下学,应该也是为了避免大家说自己吧。

“不过,我想要回美国继续学习,毕竟以后我就算不能从事幕前事业,也能从事幕后,否则以后我真是要喝西北风。”

“啊,说了那么多,你还是要离开中国?”高小雨可是一脸失望地说道。

“妈妈只是跟你一样去上学,又不是做什么,学习完就会回来,还有,如果你不放心地话,跟着我一起走?”

“那我还是不要,你又不是不回来。”高小雨急忙摇头道。

“等一等,你什么时候坚定地不想跟我一起去美国,是不是姥姥跟你说了什么?”

“没有。”高小雨急忙地摇头。

“是不是认为我带你离开,以后就不会回来?”

“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高小雨急忙说道。

“那就是姥姥说了。”

“妈妈,你在套我的话……”……

毛露露正准备关好酒吧门,然后一回头,就看到张志武正在离她不远处的一边痴痴地看着她,她立即无语了。

“嗨,”毛露露很快反应过来,一脸兴奋地看着张志武,“那么及时,看来是算好时间了。”

“呵呵,”张志武笑了笑,“听说前一段时间你去了北京?”

“嗯,我去北京见了纪明。”毛露露实话说道。

“啊,这样呀,我明白了。”张志武笑着点点头。

毛露露看着张志武苦涩的笑容,心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愧疚:“志武,我……”

“你不要多说,爱情就是这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张志武摆摆手不以为然地说道。

“谢谢你的体谅。”毛露露说道。

“嗯,很好,不过听说你要去美国,难道酒吧不开了?”

“啊——我的妈妈要再婚了,就是我的酒吧另一个合伙人,现在他成了我的父亲。”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以后我来你的酒吧喝酒可能有几天没办法看到你了。”

“哈哈,你也不要失望,我的酒吧来了几个年轻女员工,长得挺动人,如果你不是抱着玩的意思,我可以介绍给你们认识。”

“嗯,那么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志武笑着摇手说道,然后转过身离开;毛露露则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皱眉,但还是转身离开。突然,张志武冲她喊道:

“毛露露……不要回头……你要幸福呀,因为以后我要比你更加幸福!”

毛露露的背影有些发颤,张志武看着她发颤的背影也流出了泪水,因为他知道这是两个人最后一次以前任的语气对话,以后再见面就是普通朋友。

另一边,高芸却一脸没好气地看着印小洋指着一个店铺对她微笑。当时已经深夜十二点了。她原以为印小洋要带自己看什么惊喜,结果指着那个照相小店铺说那个已经是他的店铺。

“前一个月,就跟我的好朋友买了下来,我把所有积蓄,包括我那辆汽车都卖了,就为买了这个小店铺,所以我现在手里除了店铺就是我们住的那套房子,剩下就是你了。”印小洋笑着说道。

“你别跟我说,你已经离开杂志社了?”高芸冷着脸说道。

“你放心,我是在明天准备营业,今天才很潇洒地跟总编说要离开,怎么样聪明吧,在离开杂志社刹那还想着要怎么赚杂志社的钱。”印小洋得意地说道。

“印小洋,你……你离开后,我要怎么办?”高芸突然委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