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大结局(1 / 2)

千金宠妻 辣条女神 2415 字 5天前

易阳看着那四个穷凶极恶的男人,吓得死死贴在钟贝琛怀里,惊恐地抬头看钟贝琛,见他一脸痛苦的表情,害怕地:“叔叔,叔叔你没事吧?”

钟贝琛听到自己的手机又在响,赶紧小声地对易阳说道:“叔叔没事,阳阳,快接电话,让凌叔叔来停车场救我们。”

易阳慌乱地从钟贝琛手中拿出手机,他不认识名字,但记得妈咪教过接电话按哪个键,按下接听键就大喊到:“凌叔叔,快来停车场救我和钟叔叔。”

“小兔崽子,还搬救兵!我弄死你们!”其中一个穷凶极恶的男人吼道。

钟贝琛本来快支撑不住了,但有了凌茵希这个希望,又来了精神,动作也灵活了不少,抱着易阳勉力躲闪着。

没多久,钟贝琛听到凌茵希在一边大喊:“快,把他们都抓起来!”他分神往那边看去,见凌茵希带着几个商场的保安过来,而围攻他的几个男人也发现了:“撤!”其中一个男人吼了一声,四个人就作鸟兽散。

凌茵希跑过来,惊呼一声:“贝琛,你受伤了。”

钟贝琛知道没事了,想回答,却没有力气,把易阳往地上一放,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然后再无知觉。

钟贝琛醒来,已经是好几天后,他睁开眼,就看到白郁依和易阳坐在床前,眼睛一下直了,偏偏这时候,易阳还看着他脆生生地叫了声:“爹地。”

他心中一沉:我这是死了还是在做梦?

白郁依在旁边打着盹,听到易阳叫爹地就醒了,看到钟贝琛的表情,又好笑又心疼,柔声地:“贝琛,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钟贝琛这下更傻眼了,白郁依怎么会那么温柔地跟他说话,还叫她贝琛,她不是恨他入骨吗?

“妈咪,爹地的脑袋是不是也受伤了,你快叫医生来检查好不好?”易阳看着钟贝琛的样子,担心地皱起了眉头。

白郁依也跟着忧心起来,马上按铃叫了医生。

钟贝琛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才开始觉得自己是清醒地活着,声音微弱地:“依依,阳阳,你们肯认我了?”说话时,心里仍旧不太确定,表情都显得小心翼翼。

白郁依眼眶一热:“别说了,等你好了我再听你解释。”

那天,她和林妙梧在凌茵希后不久到了停车场,看到钟贝琛倒在血泊中不省人事,便没有犹豫地坐凌茵希的车把他送到了医院。

因为受伤太重,钟贝琛差点就没挺过来,而在这几天时间里,她才发现钟贝琛在自己心里原来还是那么重要,而且,他对易阳的爱心她也深刻体会到了,易阳也那么需要他,加上林妙梧和凌茵希的劝解,她决定再给彼此一次机会。

其间,朱辛夷来过医院一次,看出了白郁依的心思,失落地离开了,之后给她发了短信:我出国了,祝你幸福。

白郁依看着短信,心里漾起阵阵愧疚,但是,她也只能愧疚而已,她承认他很好,但爱不逢时便成殇。

“爹地,你身上还疼吗?”易阳心疼地问道。

钟贝琛的嘴角马上开心地勾起:“只要阳阳和妈咪留在爹地身边,我哪都不疼。”为了表示自己真没事,他活动了一下,随即牵动身上的伤口,马上疼得呲牙咧嘴。

“怎么了,哪里疼?”白郁依紧张地看着钟贝琛,见医生走进来,赶紧说道:“医生,快帮他检查一下。”

“好,我们马上检查,家属先出去一下。”医生看向钟贝琛,转而恭敬地对白郁依说道。

白郁依忧虑地看了钟贝琛一眼,才带着易阳走出病房。

钟贝琛看到白郁依脸上关切的表情,享受无比,他觉得受下伤能挽回他们母子的心,是值得的。

医生检查完毕,吩咐了几句,就走了出去。随后,凌茵希推门进来,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不无调侃地:“贝琛,恭喜你了。早知道苦肉计管用,我们就自己演了,没想到有人等不及要成全你们,你那天的样子可真是吓人,你都不知道小白跟易阳哭得。”其实医院里谁不知道,前两天凌茵希因为担心钟贝琛的情况脸还黑得吓人。

“查出来是谁干的了吗?”钟贝琛脸上本来还带着白郁依母子感染的柔光,被凌茵希提起哪天的事情,脸马上沉了下来。

凌茵希的嘴角顿时也噙起冷笑:“夏诗诗找的人,想除去易阳和小白。”

“很好,我还没处理她的事,她倒是迫不及待了!我的儿子和女人是她可以动的!”钟贝琛生气地从床坐上来:“去招呼一下,我要让那个贱人把牢底坐穿,同时通知媒体,我要和她解除婚约,不日接白郁依和易阳母子回家。”

“好,我马上去办。”凌茵希赞同地点点头,然后想到什么,眼神有点忧虑:“老爷子那边怎么办?他们已经查出来了,五年前是他在幕后操纵,把小白逼到走投无路。”

“果然是他!”钟贝琛冷哼道:“这个时候你觉得我还会顾忌他吗,我就算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一无所有,也再不会对他妥协!”

“我想,老爷子如果冷静的想一想,也不能怎么样的,他应该很清楚你对Z。L的意义。”凌茵希思索了一下说道。

钟贝琛冷嗤一声:“随他怎么想,你办事去吧,让人好好保护他们母子,绝对不能再出任何事。”

“我知道,你安心养伤吧,其他事都交给我。”凌茵希深深地看了钟贝琛一眼,往外面走去。

半月后,钟贝琛的伤恢复了大半,因为急着带白郁依母子回家,强烈要求出院,医院也无可奈何,只好同意。

这些天,误会也都解释清楚了,白郁依完全原谅了钟贝琛,带着易阳跟他回到皇庭香榭,只是想到那间屋子,还心有余悸。

钟贝琛看到白郁依脸上的表情不太自然,想到什么,便让佣人带着易阳去他早已让人建好的小型游乐场玩,然后拉着白郁依的手上楼,进了自己的卧室,走到阳台上:“依依,你是不是还在想那间屋子的事?我已经让人改造过了,一点都看不出以前的样子。如果这样你还是有不好的记忆,我们就搬去去我另外一处公寓住或者另外买房,你看想住哪里?”

白郁依从阳台往下看,见到易阳正在钟贝琛为他建的小城堡里玩得不亦乐乎,回头,又见钟贝琛诚挚的表情,摇摇头:“不用了,易阳喜欢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