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无责任番外九(1 / 2)

“戚教授好!”

“戚教授早~!”

“早啊~!”

青春美丽的年轻女大学生们总是会带给人一种无比纯粹的活力,无关情/色,只是单纯的美好。

大家都说戚言戚教授是翩翩君子,就像古代诗歌中描述的君子那样,如同一端温润的美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他似乎一直都是微笑着的,对同事,对学生,对待自己的妻子……

他的学识很渊博,又精通外语翻译,声名在外,这样一位“才色兼备”的优质男士,很容易得到女生们的喜爱。

于是慕名过来上他课的人越来越多,私底下偷偷议论他的女生们也越来越多,甚至开始有胆子大的同学隐晦的向他表达爱意。

而之所以不公开,是因为他妻子的存在太让人有压力。

美丽又知性,更难得的是性格好,气质绝佳,是远近闻名的大才女。

在绝大多数人眼中,戚言和苏珂就是一对传说中才会出现的模范夫妇:

同样的内外兼修,甚至在事业上也相辅相成,生活更是完美顺和的让人嫉妒!

试问面对这样一位潜在的竞争对手,未出校门的女学生们有多少能不心生畏惧的?

戚言很爱自己的妻子,他明白这一点,周围的人也明白。

每年的结婚纪念日、对方的生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每一次也都会提前挑选好合适的礼物,购买鲜花和精美可口的蛋糕。一切看上去都完美依旧,但是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份爱开始不像之前那样浓烈,变得寡淡起来了呢?

工作和研究永远没有尽头,他们也越来越忙,兼之儿女大了,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圈子,家里没了之前那种欢乐俏皮的空气,他觉得连生活的乐趣都像是失去了大半。

他们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在起床后深深地凝视对方,并且交换一个缠绵悱恻的亲吻,更不会分享彼此梦中各种天马行空的情节,那样太幼稚,也太浪费时间。

生活开始千篇一律,开始乏味,从早到晚的种种交流被当成可以省略的部分割舍掉,没有凝视,没有亲吻,更没有幼稚的闲谈。

匆匆起床,匆匆吃早饭,匆匆赶去上班,甚至连开车去上班的半个小时也被充分利用:他们会轮流开车,当日不必摸方向盘的那个人则会利用这一丁点儿时间反复修改自己的论文和翻译稿……

就连戚言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厌倦了这日复一日的乏味生活。

厌倦,厌恶,逃避……

一点点一步步,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开始想要逃离那个曾经多么引以为豪的家庭!

多么可怕!

恐惧,但是他无能为力,他拯救不了自己,因为那种恐惧简直有如神助,让他的懦弱迅速发酵,跟它一起背叛了忠诚。

他不止一次为自己的暗自窃喜感到羞耻,但却又深深地沉醉于这种背德和撒谎带来的巨大快/感中,无法自拔。

戚言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个比自己女儿还要小的年轻女孩子,又或者,他确定自己不是喜欢,而仅仅是想要借此寻求解脱。而她,不过是恰好在那个时间闯入了他的生活,仅此而已。

在同一个时间,哪怕换成另外一个人,也会是同样的结果。

*所带来的欢愉微乎其微,因为他的妻子比任何一个女学生都要美丽,不管是身还是心。但精神层面上那种排山倒海一般酣畅淋漓的快/感和兴奋,让他□□、欲罢不能。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曾经想过如果事情曝光会给他带来怎样毁灭性的打击,但那也仅仅是一瞬,短暂的一瞬,他马上就选择了逃避,然后再一次投入到那种背叛游戏中去。

戚言觉得自己就像是踩着被火烧的通红的刀尖行走,那些刀子是那么的锋利,以至于每走一步都是鲜血淋淋。锐利无匹的刀刃轻易隔开他的皮肉,斩断他的筋脉,割痛他的骨骼……

偶尔他也会感觉到害怕,也想过要退缩,但那种愉悦已经如同跗骨之蛆,赶不走。

终于有一天,这件事被以一种他始料未及的方式和速度捅破!

戚言曾经以为自己早已做好了承受恶果的准备,但当现实来临,他才愕然发现自己还是太幼稚。

他感到了深深的羞耻,甚至隐隐的,本不该有的愤怒。

他本以为苏珂怎么也会先问问自己的想法,或许可以听一下自己的解释,孩子们至少也会挽救一下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

但是,没有,都没有!

苏珂甚至没有先过来质问自己,更没有跟他哭闹,像别的女人那样胡搅蛮缠,她似乎太冷静了。

苏珂很伤心,这个他看得出来,他屏气凝神的等待着,等待着那句为什么,甚至脑海中也开始不断回忆早已背的滚瓜烂熟的腹稿。

然而,他等来的只是一句,“离婚吧。”

其实戚言有一瞬间想要忏悔,想通过任何方式来弥补自己的过失,但就在开口的前一刻,他清楚地看到了妻子眼中的决绝。

他突然明白了,原来自己真的已经犯下了无法挽回的弥天大错。

他究竟做了什么呀,他亲手毁了自己的家庭!

在某一个瞬间,或许就是当亲耳听到苏珂跟自己说离婚的那一刻,他突然就明白了,原来他们的爱情一直都在,并没有丝毫变淡的迹象,反而已经因为漫长岁月的考验逐渐沉淀下来,完成了从爱情到亲情的转变。

但是现在,他亲手往自己至亲的心脏上捅了狠狠的一刀!

后果来的远比想象中的更快更急更狠,戚清,他们的女儿不知怎么找到了那个姑娘,几乎将她逼到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