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章节免费读(1 / 2)

周五下午,夏陌焦急的抱着孩子刚把婆婆送到医院,她接到的电话让她胸口处如刀刺般难受。

电话那头的交警说她老公在高速上车震!引起车祸,造成一辆保时捷损毁严重!她老公负全责,并让她到交警大队一趟。

其实前不久,夏陌就发现她老公出轨了,她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她想把老公的心拉回来。

她以为自己做得到,但她没想到罗一峰不但不回头,还越来越放肆。

夏陌安排好一切后便匆忙的赶到交警大队,她询问了交警具体情况,也看到了两辆车的惨状。

紧接着在拘留室见到了罗一峰,罗一峰脸上很意外:“老婆?怎么是你,我妈呢?她怎么没来?”

夏陌忍耐着哽咽说:“你妈住院了,医生说她打麻将时间太长,神经紧绷造成了面瘫。”

“老婆,我的事,你……你,都知道了吗?”

罗一峰吱吱唔唔,脸上全是愧疚。

夏陌呵呵笑了一声:“是不是一个叫陈莎莎的女人?”

“你怎么知道的?”

“罗一峰,前段时间,我弄开了你手机密码,看到了你们的微信聊天记录。内容肉麻到我说不出来。”

“老婆,我……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罗一峰,是不是这辈子都该是我欠你的,你才要这么对我?”

说完,夏陌起身朝外面走,夏陌见到了侧翻保时捷车主他妈,车主本人因为受伤被送进了医院。

车主他妈说:“这车子翻成这样,我儿子现在受伤住院,没有五十万,你们就别想算了!要是搞不定,我们就走司法程序。”

车主他妈一看就是个泼辣的女人,不能吃亏的那种。

夏陌连忙上去叫了一声阿姨:“我们真的没什么钱,能不能商量一下?少赔一点?”

保时捷家属根本不愿意好好商量。

“五十万,一分都不能少,我给你们三天时间。”

夜深人静时,夏陌望着旁边熟睡的儿子,耳边依然回荡着这句话……

第二天一早,夏末起来给孩子做完早餐后准备到医院,听到外头有人开门,随后罗一峰从外面走了进来:“老婆。”

夏陌没理会。

罗一峰洗完澡后到客厅跟夏陌道歉并且保证,他说他以后再也不做对不起夏陌的事了,不会再跟那个女人联系,他也只是一时间鬼迷心窍。

夏陌依然不理会,她给儿子换了套衣服,便说:“罗一峰,你的那些破事,我们以后再谈,我们目前还是想想怎么凑齐五十万吧!”

丢下一句话,夏陌抱着孩子到医院看望完了婆婆,又去找闺蜜说了赔钱的事。

闺蜜李晓琪说:“你是不是傻了啊,罗一峰这样对你,你还帮他借钱赔损失,他自己怎么不想办法啊?”

“当初安安生下来不久就得了白血病,罗一峰愣是把他妈的房子卖了才救了安安,要不是罗一峰,安安也活不到现在。”

“可就算如此,你该报的恩都还完了吧,这些年你对罗一峰和他妈的好,咱们都看在眼里!”

夏陌没作声,但是晓琪说她的服装店赔了不少钱,她答应借给她五千,这五千是晓琪所有的积蓄。

回家的路上,夏陌刚刚走到楼下,看见罗一峰跟一个女人拉拉扯扯。

夏陌偷偷走上去。

好像就是那个陈莎莎的女人,陈莎莎抓着罗一峰的胳膊肘说:“罗一峰,我也是今天早上买了试纸测了才发现怀了孕。你不是一直想要个亲生孩子吗?”

罗一峰说:“当然想了,我这里有张银行卡你先拿去,为了咱们的孩子,你也别老吃泡面,多买些水果、炖些骨头汤,至于我这边的赔偿,我另外想办法吧。你先回去,一会儿我老婆回来看到不好,我们最近暂时不要联系,过几天我去找你。”

这时候,夏陌的情绪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她们这么缺钱的时候,他竟然还给小三银行卡?

她走上前,一耳光甩在陈莎莎脸上,然后瞪着罗一峰说:“罗一峰,我欠你的都还完了,从此以后我不想再管你的破事,那五十万,你自己想办法吧。”

夏陌上楼不久,吴一峰追回来抱着她道歉,夏陌一把推开他。

罗一峰说:“莎莎怀了我的孩子,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夏陌无动于衷,这时候,外面又想起了开门的声音。

进来的人是罗一峰的妈,夏陌问她怎么出院了。

“怎么,我儿子发生了车祸,你不告诉我就算了,我这个当妈的还不能回家看看了。”婆婆有点阴阳怪气。

夏陌也懒得说什么,转身就抱着儿子回了自己的房间。

夏陌带着孩子躺在床上,隐约听到外头罗一峰跟他妈说赔钱的事。

傍晚,婆婆端着一杯牛奶到她的房间里给罗一峰说情,好的坏的都说了,夏陌都不想再帮罗一峰凑钱。

直到婆婆说:“陌陌,你真当有件事我不知道吗?”

“妈,你在说什么?”

婆婆冷笑:“安安不是我的亲孙子!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他为了你把我房子都卖了,那房子可是我留着养老的。你真的当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一峰是真的傻,他求我求了许久,我不同意,他愣是三天三夜没吃没喝。你现在不帮他,你良心能安么?”

听到这儿,夏陌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婆婆走后,她的脸色苍白如纸。

最终,夏陌拿出手机,再一次翻阅着通讯录,目光最后落在了一个备注着‘沈伟晨’三个字的电话上。

她跟罗一峰领证结婚的那一天,沈伟晨说,要么以后永远都别出现在他面前,要么就幸福得要死的出现在他面前。

纠结了半夜后,夏陌还是没敢给沈伟晨打电话。

直到第三天,保时捷车主她妈追责到交警大队,夏陌再次被传唤,说是明天之内,再不赔钱,就不只是五十万。

婆婆和罗一峰只凑到了3万。

晚上,夏陌还是翻出了沈伟晨的电话,可拨过去了又挂掉,反反复复七八次。

结果最后一次拨出去的时候,她的手机卡了一下,怎么都挂不掉,手机里嘟嘟嘟的响了几声。

通了。

“喂。”那边的声音很淡,隔着电话屏幕,夏陌都能感受到他脸上的漠然。

“喂,沈总吗?”夏陌声音尽量压低着,温柔着。

沈伟晨问:“你哪位?”

“是我啊,夏陌!”夏陌很熟络的口气。

那边哦了一声。

“好久不见,最近过得可好啊?”夏陌只能拐弯抹角的试探着进入主题,哪知道他竟然冷笑了一声:“不用装客套,三年不联系,你怎么今天想起我了?”

夏陌想了想:“就是觉得我们好久没见了啊,你明天有空嘛?咱们一起吃个饭?”

沈伟晨又冷笑了一声,说:“你老公不介意你跟别的男人吃饭?”

“不介意。”

夏陌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真害怕沈伟晨不同意。

哪知道沈伟晨说:“好,明天下午七点,老地方见。”

说完,沈伟晨便挂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五点,夏陌开始打扮。洗头,化妆。甚至还把去年罗一峰给她买的还算新的衣服,以及好久不穿的高跟鞋翻出来。

形象算能见人,夏陌提着挂包出了门。

挤着公车到了海岭市最繁华的路段,海岭市最好的一家酒店,汇成大酒店。

夏陌挑选了靠窗边的位置坐下,瞧着时间刚好七点,她给沈伟晨打了电话。

“喂,沈总啊,你到了吗?”

“沈总在加班,晚一点到。”那边显然不是沈伟晨的声音,是一个非常清脆好听的女人声。

夏陌来不及去想这个女人是谁,跟沈伟晨是什么关系。

就算去想,如今的她,又有什么资格?

夏陌这一等便是两个小时,期间,她甚至纠结,她想,会不会沈伟晨不会来了。

九点,饿得肚子咕噜咕噜叫,总算看到汇成大酒店楼下出现了一辆加长的黑色车,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他的身后跟着保镖,夏陌看见他扬了扬手,那些保镖鞠了个躬,把车开走了。

前后又过了两分钟不到,沈伟晨从观光电梯里走出来,他进来的时候,还有不少的人用餐,更有不少女人的目光都盯在沈伟晨身上舍不得移开的样子。

“沈总,你来了。”

夏陌赶紧站起来,笑眯眯的向沈伟晨打招呼。

沈伟晨似笑非笑的抿着唇角,解开西装纽扣,将西装脱了下来。

他坐在对面,双腿自然的相交,淡淡的看着夏陌说:“叫我伟晨。”

“你点菜吧。”

夏陌很是主动的把菜单放在沈伟晨面前,沈伟晨瞟了一眼菜单,淡淡抬起眼皮,冷清的看着夏陌:“这些年,罗一峰对你不好?连包都不舍得给你买?”

沈伟晨又垂视了一眼夏陌那陈旧的手提包。

夏陌有些尴尬的拖了下包包,这个包包,三年前还在做沈伟晨女友的时候就在用的包,当时她一千多块买的,算是自己私人物品里贵的一件东西了,所以一直没舍得扔。

夏陌心虚的看了一眼沈伟晨,说:“他对我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