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进展(1 / 2)

“放心好了,母亲,这件事情您就不用紧张了,我会将这件事情处理好的!”牧逸为了让牧母放心,自信满满道。

“好,这就行,千万不要让凌凌受到伤害,否则该怎么交代。”牧母有些疲惫,憔悴的面容遮盖不住昨夜的不安,整个精气神都仿若少了许多,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母亲放心,今天就可以见到凌凌。”牧逸打着包票道。

牧逸安慰牧母一会,就将电话挂断,静静等待着下午三点的到来,警察方面已经部署了很多人,此刻全部都武装起来,进入金江海边,从未有过的场面,今天来的警察比以往的多很多,本来是来不了这么多人。

在向上司禀告情况时,知道牧逸是盛天的总裁,影响力惊人,考虑到这方面的原因,才多出动了几十号警察,可以看到,早上**点钟那些警察已经将金江海岸封锁,当然,警察们穿的是便衣,乔装打扮成普通人,本来就稀少的人群,今天格外多了不少。

便衣警察在四周巡视一番,还有些警察在金江海边,走了几圈,为了不引起麻烦,仅仅是看了一会,就走了。

.......

“下命令,三点时,跟着牧逸,前往交易地点,保证牧逸的人身安全,更要将人质解救出来。

“是!”

“是!”

.........

陈辰这一晚并未睡好,猩红的眸子血丝无数,头发凌乱,如同疯子,可那眼中有数不尽的仇恨,更有一抹冷酷浮现:“牧逸,今天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令人颤抖心惊的话语赫然从陈辰牙缝中挤出,艰难开口道,陈辰双手紧握,恨不得将牧逸碎尸万段,仇恨不共戴天!

“我也要准备一下,去金江海边了,敌人在明处,我在暗处,凭借我对牧逸的了解,一定会报警,也就是说此刻金江处处都是警察。”陈辰并不笨,仅仅是分析一下就知道危险所在。

“不过他们不知道我的所在,既然这样,让那两个傻子引诱警察注意,我可以浑水摸鱼,将牧逸杀了!”陈辰脸上露出凶残。

“牧逸,咱们要等到什么时候?”乔伊在后面睡觉,此刻醒来有些犯迷糊,揉着脑袋问道。

“那面说要等到三点,所以咱们只好在这里等待了。”牧逸摊了摊手,凌凌还真是一个麻烦精,自从凌凌来到这里,就没有有安稳的时刻。

牧逸转头看向车后,车后面就是三百万现金,此刻被两名警察武装亚运,里面做着两名警察,外面有两名警察在严查看管,但动作却不是那么明显,若要仔细查看,才可以看出端倪。

“乔伊,要不要回去,这种地方不是女孩子应该来的!”牧逸再三劝说,已经劝说了一上午,可乔伊倔强的让牧逸头痛!

并不是乔伊所有事情都违抗牧逸的命令,而是今天,乔伊不想和牧逸分开,虽然现在风平浪静,可乔伊知道,三点之后,就会大乱,那时牧逸的安全就没有保证,更不要说承诺了!

“牧逸,我要在你身边,当有危险时我可以保护你。”乔伊眼睛闪亮,说着心里话。

“傻孩子,我能有什么事情。”牧逸疼爱的揉了揉乔伊脸庞,亲吻在乔伊嘴角。

“傻瓜,你还盼着我能出事不成!”牧逸故作恼火道。

乔伊本来就有些不安,自从昨晚开始就始终不安,这是女子的第七直觉,虽然很荒诞,可乔伊一直心神不宁,到了今天,并且那种危机感时刻存在。

为了不让牧逸担心,并没有说啥,只是傻傻的陪着牧逸。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想在老公身边,还不让我陪着老公不成!”乔伊有些不高兴,撅着小嘴鼓气道。

“没有没有!”牧逸连忙收声,更加宠爱的亲吻乔伊。

“乔伊,手上的伤好了没有,你被烫伤,我心疼死了。”牧逸表情有些痛苦,来到后面,坐下眼中爱抚之意出现,将乔伊抱住。

乔伊顿时感受到来自老公的热气,安全感更多。

女人要的不就是安全感和满足感么。

时间一点一滴悄然划过,牧逸抱着乔伊已经熟睡,昨晚没有睡好,此刻阳光照耀,光芒温和,晒在身上懒洋洋,舒适的感觉遍布全身。

不知不觉间已经睡着。

就像是躺在阳光下,蜷缩的猫咪一般,乔伊静躺在牧逸怀中,享受着女人应该享受的美好。慢慢的,太阳有点西斜,牧逸被窗外的鸟叫声弄醒。

“唔!”看看时间,正是两点四十分,牧逸刚要叫醒乔伊,旋即脑海中蓦然出现一个想法。

“乔伊会不会跟着我去?”想到今天乔伊的寸步不离,还有生死相依,牧逸就有些不忍心。

想到这里,牧逸心头一狠,轻轻的乔伊的头抬起,放在松软的座椅上,才擦了擦虚汗。

“乔伊,你是我爱的人,我不能让你冒险。”心中说完,便在乔伊脸上亲吻几下,旋即轻巧的走出去,将车门缓缓关上!

牧逸不想让乔伊受伤,所以不打扰乔伊,这样就可以独自面对危险,车是豪车,所以玻璃并不容易被打碎,就算是手枪,也难以打碎,牧逸将乔伊放在车中,在放心不过。

前面还停着一辆黑色大巴车,后面放着三百万现金。

牧逸微笑走过去,看着其中一位便衣警察,那名便衣警察正在吸烟,倾吐一口烟气,看到牧逸走来,身子一正,道:“时间差不多了,牧老板。”

牧逸刚才看过手表,知道时间,点头轻嗯一声,目光扫过几人。

“请其中一位帮我一个忙,看守我的妻子,我不想让我妻子受伤!”牧逸凝重开口。四个警察纷纷侧目,对牧逸有些敬佩。

“牧老板,您的意思是让我们其中一人保护您的妻子?”其中一个警察谦虚道。